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理论研究
渝北法院反映赡养纠纷案件审理存在“三难”并提出建议
作者:胡人丹 王炳翔  发布时间:2017-03-17 10:11:02 打印 字号: | |
  渝北法院高度重视赡养纠纷等家事案件审理工作,注重依法保护老年人合法权益,维护家庭和睦,弘扬道德风尚。2016年,该院共受理赡养纠纷、赡养费纠纷、变更赡养关系纠纷等赡养类纠纷案件53件、审结51件,同比分别增长23.26%、34.21%。审理中发现赡养纠纷案件存在“三难”,亟待采取措施解决。

    一是被告抵触情绪较大,文书送达难。不少被诉子女或是仅具有小学、初中学历,文化程度低,对赡养义务的法律规定缺乏认识,或是因分家析产时认为父母对己不公,怨言较多,得知被父母起诉时情绪激动,易出现拒绝、排斥法院工作人员送达的情形,一般不愿来院领取诉讼文书。如李某仁诉李某华、李某强、李某平赡养纠纷案,法官多次通过电话、上门等方式向三被告做工作,经邮政快递、法警法官直接送达、基层组织出面帮助等多次尝试才完成送达。此外,由于该类案件中老人的子女一般较多,子女中一人或多人外出打工,流动性强,住址不确定,老人只知其打工大概地址,无确切联系方式甚至下落不明,造成送达困难。该院2016年粗略统计显示,每送达3件案件就有1件有留置送达经历,每送达15件案件就有1件有公告送达必要。

    二是老人权益保护迫切,自觉履行难。赡养纠纷中,原告多为60岁以上老人,其合法权益保护具有紧迫性和连续性。目前,该年龄段的老人文盲、半文盲者居多,且基本丧失生活能力,或吃住困难,或疾病缠身而无费用救治,健康和经济状况堪忧,衣食住行基本条件缺乏保障。而被诉子女往往言行不一,易形成法院“去执行就履行、不去执行就拒绝履行”的局面,致使不少老人拿着生效判决书、调解书却迟迟得不到应有的救济。2016年该院审结的51件赡养类案件有22件为判决,判决后强制执行申请率高达27.3%。在童某某、陈某华诉陈某芬、陈某茂、陈某元赡养纠纷案中,法院虽主持双方协商,作出了原告今后产生的医药费凭有效票据由三被告平均承担等内容的调解书,但三被告仍未按时支付赡养费,执行过程中通过多次约谈、传唤、划拨存款等措施三被告才履行义务。

    三是伦理亲情纠葛不清,纠纷化解难。赡养纠纷案件并非单一法律问题,还涉及家庭伦理亲情,涉及当事人的人身、财产利益,现实与情感因素交织,矛盾易激化,导致化解难度大。如倪某某与其五个子女赡养纠纷一案,庭审时双方情绪激动,出现相互谩骂、指责等情形,经派5名法警才维持了庭审秩序。该类案件如无法及时修复双方情感创伤,即使案件审结,也易出现“息诉不服判”现象。2016年该院赡养纠纷案件虽仅有3件上诉,但仍有被判决承担赡养义务的子女对父母的怨言、情感创伤没有平复,选择信访甚至闹访的形式发泄不满;仍有老人认为法院处理时间过长,或者结案后子女履行义务未达到其心理预期,选择写信或电话反映、频繁到院找法官等方式表达诉求、寻找帮助。

     为维护家庭和睦和社会稳定,渝北法院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加强赡养义务宣传力度。加强对婚姻法特别是赡养义务条款的法治宣传,增强群众的法治观念。适时选择一批较有影响力的案件,采取巡回庭审、公开宣判等手段,扩大教育面和宣传效果,谴责不敬老、不养老的不道德行为。同时,大力倡导中华民族尊老敬老优良传统,浓厚“百善孝为先”的道德氛围。二是注重法理与情理的统一。提升法官司法能力,查清赡养矛盾发生的根源,及时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深化情理与法理融合运用,说服子女积极履行赡养义务,化解两代人之间的误解、矛盾。对于已经审理终结的赡养案件,从依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利出发,充分运用强制执行措施,尽快执行到位,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三是完善老年人司法救助机制。针对家庭经济情况困难的老人积极提供救济。对于因部分子女经济困难无法提供有效赡养的老人,在确定每个子女赡养义务之后,安排经济条件较好的子女先履行义务,保障老年人赡养需要。完善先予执行等制度,对于追索赡养费类的民生案件,开通绿色通道,保障困难老人及早通过诉讼途径获得赡养费。四是积极发挥民间调解作用。邀请基层组织人民调解员、居委会工作人员以及当事人的近亲属,共同耐心疏导老年人及其子女的思想,平息安抚当事人激动的情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以亲情感化双方,促成双方相互理解,达成共识,力争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来源:渝北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