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传真 > 媒体报道
人民法院报:“小众案”也能办出“大经验”
作者:唐绍均  发布时间:2017-04-26 10:09:34 打印 字号: | |
  相较于其他类别的民商事案件,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四庭办理的“申请撤销劳动争议仲裁裁决案件”(以下简称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应当属于“小众案”。所谓小众,即一小部分人,但此处的小众意在表明劳动争议撤仲案件数量偏少、审理期限偏短、涉诉金额偏小,因其少、短、小之特点,我们姑且将此类案件称作“小众案”。当然,“小众案”也是法院受理的案件,也需要法官对其加以办理,“由于该类案件所针对的终局裁决涉及对劳企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月工资标准、入(离)职时间、解除劳动关系的原因等重要法律事实的锁定,这些法律事实与涉案劳企之间的非终局裁决,以及法院对非终局裁决案件的一、二审裁判中认定的相关事实应当是一致的,如果相关事实出现‘打架’现象,将直接影响非终局裁决案件的审理”,因此,能够将此类“小众案”办出“大经验”,的的确确彰显了重庆一中院民四庭法官在案件办理方面别开生面的智慧以及匠心独运的艺术。

  一、在审理模式方面“省时”

  重庆一中院民四庭法官在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审理模式方面的经验:“分案类型化、审查精细化以及文书模板化”,旨在解决“法院与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之间案卷移送‘断档’,法院卷宗材料‘单薄贫瘠’,不便于及时办理”的弊端,实质上就是一系列如何更好节省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办理时间的“司法套路”。

  事实上,劳动争议撤仲案件的审理,必须做到“瞻前顾后”、严谨细致,因此,在收到用人单位提出的撤仲申请后,法院亟须主动审查与其撤销理由相应的证据材料。但法院与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之间的案卷移送目前却存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程序障碍:劳动争议撤仲案件进入法院后,仲裁院在不知情的情形下不可能移送仲裁案卷;即便在知情后,仲裁院也没有主动向法院移送案卷的法定义务。作为“特”字号案件,撤仲案件的法定审限为立案之日起两个月,囿于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审理期限偏短,如何确保撤仲案件及时办理便成了亟待解决的难题。

  分案类型化,通过对案件的繁简分流,除了有利于审判的专业化之外,也有利于纠纷解决的快速化、高效化,达到案件办理精、快、好的标准。审查精细化,通过庭前阅卷的“两审查一询问”,尽量少走冤枉路,自然也就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文书模板化,通过案件分类,固化文书模板,实现“一类案件一个模板”,承办法官在文书制作上只需“依葫芦画瓢”即可,撰写劳动争议撤仲案件法律文书的时间必然大幅缩短。

  二、在矛盾化解方面“省事”

  重庆一中院民四庭法官在劳动争议撤仲案件矛盾化解方面的经验:“大力引入调解机制和适时引入部分撤销方式”,旨在解决“申请撤销劳动争议仲裁裁决案件的纠纷处理方式偏少,审理结果难以尽如人意”的弊端,既保证法律效果,又实现社会效果,达到案件办理“事半功倍”效果,我们可以认为这是在矛盾化解方面的“省事”。

  从民事审判工作的指导思想、《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立法目的、解决劳动争议的法律原则、人民法院的司法职权、当事人的权利保护等诸方面来看,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可以引入调解机制,且其调解的范围可不局限于仲裁终局裁决的内容。为达到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及时化解矛盾,彻底解决问题的效果,调解无疑是能够在矛盾化解方面“省事”的最直接、最高效、最和谐的办法。

  适时引入部分撤销方式可以在矛盾化解方面“省事”:在驳回申请、撤销裁决、准许撤回申请三种审理结果之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搞“一刀切”,将仲裁裁决确有错误的部分以部分撤销的方式将其从整个裁决中剥离出来,把仲裁裁决没有错误的部分在撤仲程序中予以解决,既保障了用人单位的申请撤销权以及双方当事人就被撤销事项依法起诉的权利,也可以减少劳企双方当事人的诉累。

  三、在裁审对接方面“省力”

  重庆一中院民四庭法官在劳动争议撤仲案件裁审对接方面的经验:“走出去,刷新司法的存在感”,旨在解决“法院与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之间沟通欠缺,裁审尺度不够统一”的弊端。通过建立法院与劳动争议仲裁机构的裁审对接机制,统一劳动争议仲裁终局裁决案件的裁审标准、裁判尺度,理顺裁审程序,厘清裁审思路,改变法院与劳动争议仲裁机构之间“各自为政”的僵化式独立办案模式,进而形成法院与劳动争议仲裁机构积极有效的对接合力并提升纠纷的化解能力,我们姑且认为这是在裁审对接方面的“省力”。

  建立法院与劳动争议仲裁机构的裁审对接机制,“走出去,刷新司法的存在感”的内容还可以更加丰富,譬如还可以在拓宽沟通渠道、整合信息资源、定期沟通信息、实现资源共享等方面增强对接合力,统一仲裁员和法官对案件的裁审尺度,有效化解劳动争议撤仲案件纠纷。

  其实,“经验本有所谓‘有’,也有所谓‘无’的”,正所谓办理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多了,也就可能有了前述被称作经验的“诀窍”;办理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少了,自然可能茫无头绪,不得要领。从认识论的角度看,这是一种经验主义的认识论。但是,目前我国社会转型的现实国情以及法律规定的有限性与社会关系的无限性的矛盾、法律的相对稳定性与社会生活的变动不居性的矛盾、法律的正义性与法律的具体规定在特殊情况下适用的非正义性的矛盾,均必然要求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积极主动进行基于前述经验主义的“司法操作”。当然,这些“省时”“省事”“省力”的“司法操作”也有被大力宣传与广泛推广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来源:一中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