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传真 > 媒体报道
人民法院报:“破”“立”并举 破解漏洞——重庆一中院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审理情况调查
作者:陈娅梅  发布时间:2017-04-26 10:11:01 打印 字号: | |
  劳动仲裁,是指由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对当事人申请仲裁的劳动争议居中公断与裁决。我国劳动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劳动争议适用仲裁前置程序。

  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相关规定,根据劳动争议仲裁裁决适用范围的不同,裁决分为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两种。对于非终局裁决不服的,当事人均有权向有管辖权的基层法院起诉;对于终局裁决不服的,用人单位可以依法向仲裁机构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该裁决,这就是诉讼程序中所称的劳动争议撤仲案件。

  2014年以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共受理撤仲案件466件,审结455件。其中驳回申请228件、撤回申请105件、撤销裁决24件、调解结案98件。

  “撤仲案件虽然属于‘小体量’案件,但由于该类案件所针对的终局裁决涉及到对劳企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劳动者月工资标准、入(离)职时间等重要法律事实的锁定,这些法律事实与涉案劳企之间的非终局裁决在进入诉讼程序后法院作出的裁判中认定的相关事实应当是一致的,如果相关事实出现‘打架’现象,将直接影响非终局裁决案件的审理。所以,撤仲案件的审理必须做到‘瞻前顾后’、严谨细致,避免出现‘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尴尬。”该院民四庭庭长宋勇表示。

  然而,按照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撤仲案件属于严格意义上的程序性审查。法定的程序审范围以及审裁的相对独立性,客观上造成撤仲案件在审判实务中不可避免地会遭遇诸多制度漏洞,比如缺乏规范的案卷移送机制,使得法院掌握的卷宗材料显得有些单薄;法院和仲裁院之间沟通受阻,使得审裁尺度不够统一;司法层面的纠纷处理方式单一,使得审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等。

  “游戏漏洞需要电脑程序员进行技术处理,以保证游戏流畅运行;撤仲案件司法审查中的制度漏洞则需要我们针对审判实务中遇到的种种问题,努力寻找破解之法,最大限度做到案结事了,让当事人实实在在感受到司法正义。”宋勇说。

  近年来,重庆一中院在撤仲案件的司法审查中不断探索破解制度漏洞的司法路径,他们的具体做法是什么?成效如何?

  推行“三化”审理模式

  破解程序审的制度漏洞

  撤仲案件适用程序审,既是法律规定,亦为审裁相对独立之应有之义。然而,审裁严格分立客观上造成审裁之间缺乏对接机制,最直接的表现之一就是在法院与仲裁院之间形成案卷移送的“断档”。撤仲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后,仲裁院在不知情的情形下,不可能移送仲裁案卷。即便知情,仲裁院也没有主动向法院移送案卷的法定义务。但是,在用人单位提出撤仲申请时,法院仍需主动审查与其撤销理由相应的证据材料,方能正确评判申请人的理由是否成立。

  “断档”现象客观存在,如何破解?

  该院民四庭的做法是:以类型化、精细化、模板化为核心的审理模式,破解程序审带来的制度漏洞。

  第一,分案类型化。相比其他民商事案件,劳动争议撤仲案件属于小众案件,具有案件数量少、审理期限短、涉诉金额小等特点。对于该类案件,该院民四庭利用开展繁简分流、快速审理运行模式的契机,将该类案件划入第三合议庭(即快审合议庭)收案范围,由该合议庭的5名法官集中承办该类案件,努力达到精、快、好的审理标准。

  第二,审查精细化。“撤仲案件与其他一、二审案件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该类案件的卷宗材料里往往只有用人单位的撤仲申请书、当事人的身份信息、裁决书等简单的证据材料,程序审查对应的证据材料几乎都不会存在于卷宗内。如何在庭前阅卷时了解相关情况?需要承办法官开动脑筋想办法。” 民四庭副庭长陈瑜向记者讲到。

  针对这一程序障碍,第三合议庭在审理该类案件的4年多时间里,总结出一套管用好用的阅卷方法,即“两审查一询问”。

  “两审查一询问”,说白了就是查漏补缺。“两审查”,即:一要审查程序审事由对应的证据材料是否在卷,如果有缺漏,应及时通知当事人庭前提交,便于承办人掌握相关情况;二要审查用人单位是否办理注销登记。该项审查的必要性在于,防止用人单位玩弄诉讼技巧,在本院受理案件后审结前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其以主体不适格为由规避法律责任,严重损害劳动者合法权益。“一询问”,指的是就用人单位提出异议的涉及诸如回避、送达等仲裁庭审程序性的问题向仲裁承办人进行电话询问或走访询问,了解程序问题的相关情况,做到心中有数。

  第三,文书模板化。作为“特”字号案件,撤仲案件的法定审限为立案之日起两个月。针对该类案件用人单位申请撤销裁决的理由相对集中的特点,该庭采取固化模板的方式,根据用人单位申请撤仲理由的多寡比例,分“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确有错误”“违反法定程序”以及“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三类制作了相应的裁定书模板。这样一来,承办法官可以“一个萝卜一个坑”地选择相应的模板撰写裁定书,既利于规范文书格式,又利于提高文书质效。推行文书模板化以来,第三合议庭法官撰写撤仲案件法律文书的时间得以有效缩短,仅占推行前撰文时间的45.4%。

  4年多来,作为撤仲案件的“承包户”,通过推行“三化”审理模式,第三合议庭审理该类案件的年平均结案周期为23天,仅为法定审限的38.33%;审结的撤仲案件无一案出现终局裁决认定的法律事实与关联非终局裁决进入一、二审诉讼程序后法院认定的相应事实相冲突的问题。

  拓宽矛盾化解模式

  破解结案单一的制度漏洞

  “在驳回申请、撤销裁决、准许撤回申请的审理结果之外,我们一直在寻求第四条途径,一条能够彻底解决纠纷、化解矛盾的司法近路。”宋勇告诉记者。

  通过4年多的努力,该院民四庭在撤仲案件的审理中找到了两个既保证法律效果,又实现社会效果的好做法。

  一是大力引入调解机制。“当事人之间的矛盾纠纷一旦进入诉讼程序,他们都会把信任和期许放在人民法院身上,希望法院的最终裁判结果能够彻底解决问题。”副庭长方剑磊讲到,“我们认为,调解就是解决问题最直接、最高效、最和谐的办法。在裁定书以外,我们更希望多出具调解书。”

  法官赵青承办的申请人重庆某机械设备公司申请撤销与周某等人劳动争议仲裁裁决纠纷5案中,赵青在庭前阅卷中了解到,该公司除申请撤仲的5案以外,还与该5位劳动者有10件非终局裁决案已经进入江北区人民法院审理程序中,该5案的审理结果对于另10案的审理有着直接重要的影响。“核实了这些情况后,当时我就在想,与其让当事人两边奔波、四处收证,不如找到一个快速有效化解矛盾的办法,让当事人化干戈为玉帛。”赵青表示。

  在与当事人多次“背靠背”沟通,并与仲裁承办人联系了解案件相关背景后,赵青提出了一个客观公正的调解方案,该方案既保护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又降低了劳动者不切实际、缺乏依据的心理预期;既维护了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又约束了用人单位违法不当的强势行为;既解决了该5案的纠纷,又捎带解决了另10案的诉讼。调解方案得到了当事人的共同认可,最终促成5案以调解方式顺利结案,另10案也以劳动者撤诉的方式圆满解决。

  2014年以来,民四庭通过调解结案或者和解式撤诉结案的撤仲案件共183件,占该类案件结案总数的40.21%。

  二是适时引入部分撤销方式。仲裁法规定,仲裁裁决的部分事项超出仲裁协议范围的,人民法院可以仅撤销仲裁裁决中的超裁部分,这是对部分撤销制度的定义。就劳动争议撤仲案件而言,目前尚无明确的部分撤销制度。但是,从司法实务来看,2016年出版的《民事诉讼文书样式》中关于撤仲案件裁定书范本就部分撤销仲裁裁决有明确记载,即“(撤销部分裁决的,写明:)撤销××××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号裁决第×项,即:……”也即是说,在审判实务中,法院是可以适当引入部分撤销制度的。

  就用人单位申请撤销事项中部分符合撤销条件的予以撤销,既避免了以往“一刀切”的简单处理方式,又可以减少劳企双方当事人的诉累,把能够解决的争议在撤仲程序中予以解决;同时,将仲裁裁决有误的部分以撤销的方式从裁决中剥离出来,既保证了用人单位的申请撤销权,又给予了双方当事人就被撤销事项依法起诉的权利。

  完善审裁对接模式

  破解两院分立的制度漏洞

  司法裁判过程中,法官对法律的理解与适用出现争议在所难免,对于这种争议,法院内部可以自上而下地统一认识,进而使三级法院的裁判在一定范围内具有趋同性。但是,仲裁院独立于法院之外,在审裁工作处于若即若离的分立状态下,可能造成两院在裁决结果上的大相径庭。

  从该院民四庭2014年以来审结的455件撤仲案件来看,被依法撤销裁决的案件有24件,其中因仲裁院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确有错误被撤销的共20件,占该类案件的83.33%。该项高比例的撤销数据,让两院之间加强沟通交流和业务对接显得十分必要。

  如何实现审裁对接,破解两院分立的制度漏洞?民四庭的做法是:走出去,刷出司法的存在感。

  2016年6月期间,该院民四庭副庭长廖鸣晓先后3次应邀参加了重庆市劳动人力社保局、市人事争议仲裁院召开的劳动争议仲裁终局裁决座谈会。会上,廖鸣晓详细介绍了该庭近年来审理撤仲案件的整体情况,重点剖析了司法审查中集中反映出的两院之间缺乏完善的业务交流机制、审裁尺度不够统一等问题,引起了主办单位的重视,将这些问题纳入其起草的《劳动争议仲裁终局裁决适用细则》中。

  2016年11月,廖鸣晓再次应邀参加市人力社保局和市人事争议仲裁院召开的《重庆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证据规则(征求意见稿)》研讨会。会上,廖鸣晓侧重分析了两院之间在撤仲案件举证责任分配、证据认定等方面存在的不同观点,并针对这些分歧认识就该意见稿提出了十余项修改意见。经过多次反复研讨,在行政机关与司法机关的共同努力下,《关于劳动争议终局裁决适用有关事项的通知》于2016年12月顺利出台。

  从《通知》的酝酿、研讨到定稿,该院民四庭始终以积极严谨的态度参与到仲裁终局裁决证据规则的修订工作中,数次主题研讨会的召开也为两院之间的沟通交流搭建了宝贵的合作平台,通过积极有效的对接合力,两院各自为政的僵化式独立办案模式正在逐渐改变。

  2016年底,廖鸣晓因其在“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工作目标中取得的突出成绩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评为先进个人。
来源:一中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