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案例点评
当事人对诉的选择是法院审理案件的方向
作者:段成一  发布时间:2017-08-10 08:56:38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当侵权之诉与确权之诉交织时,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当事人对诉的选择对案件进行实质性审理,重点审查当事人的请求权基础是否成立,从而认定当事人是否享有诉权和胜诉权。

【案情】

  邹顺成农户与刘功海争议之地位于酉阳县可大乡可大村2组可大新集镇街道边的张光跃房屋与刘功海房屋之间。邹顺成农户认为该地是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载明“千担秋”的面积为3.12亩,四界为“东至刘功海,西至刘洪付,南至唐胡芝,北至土边”。刘功海认为该地块属于刘仁伏农户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中 “可大湖”的一部分,面积为1.56亩,四界为“东至刘功仁,西至唐伏芝,南至唐伏芝,北至河沟”。刘功海是刘仁伏的父亲。双方均认可争议地块系承包地经可大新街建设、村民建房占用后剩下一块的空地,界畔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登载的不符。2013年2月28日,邹顺成农户与刘功海就该地块达成地盘界定协议:“张光跃房屋东面墙脚向东(至刘功海房屋方向)12.5米范围内为邹顺成的地盘,其它属刘功海的地盘。”2015年5月26日,酉阳县可大乡政府作出《处理意见书》,认定双方的纠纷应为调解协议的履行问题。2015年10月10日,邹顺成农户雇人运石头到争议地路边,准备在争议地中砌干子,刘功海阻止,双方遂发生纠纷。

  2016年4月15日,酉阳县法院进行了现场勘查确认诉争地块位于酉阳县可大乡可大村2组可大新集镇街道边的张光跃房屋与刘功海房屋之间。邹顺成农户请求判令:1.刘功海停止侵害、排除妨碍,不得阻止邹顺成农村承包经营户对所承包土地“千担秋”经营管理维护。

【审判】

  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争议地块系双方承包地经可大新街建设、村民建房占用后剩下一块的空地,地貌变化大,以双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登载内容已不能确定其争议地块的界畔、权属。2013年2月28日,双方就该地块达成的地盘界定协议也不具备法律规定的权属凭证效力。双方对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仍存在争议,应当先由政府作出处理决定,在政府未作出处理决定前,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范围,遂裁定:驳回邹顺成农户的起诉。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之间、法人之间、其他社会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因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争议均由人民法院主管,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但法律另有特别规定的以外。邹顺成农户的具体诉讼请求是要求判令刘功海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认为争议的土地与其有利害关系,有明确的被告,也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该请求属于侵权之诉。本案不属于确权之诉,而是侵权之诉,应当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遂裁定: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评析】

  本案是邹顺成农户以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提起的侵权之诉。民事案件适用的是不告不理的原则,法院应当从实体上审查当事人是否享有其主张的权利,如果不享有该权利,也不应当以裁定驳回起诉的方式排除当事人的诉权。

  一、诉和诉权的概念

诉,是当事人向法院提出的,请求特定的法院就特定的法律关系主张或权利主张(诉讼上的请求)进行裁判的诉讼行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诉分为确认之诉、变更之诉和给付之诉。

确认之诉是请求法院确认某种法律关系存在或者不存在的诉。分为肯定或积极的确认之诉与否定或者消极的确认之诉。变更之诉也叫形成之诉,是请求法院改变或者消灭现存的某种法律关系的诉。给付之诉是请求法院责令义务人履行一定的实体义务,以实现自身合法权益的诉。

  原告向法院起诉,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打官司”,其当事人为了实现或者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启动诉讼这一司法程序。起诉与诉的关系在于起诉是实现诉的具体方式和形式。诉是起诉的基础和内容,起诉是使诉的目的能够得以实现。

  起诉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当时人必须要具有诉权。诉权是当事人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要求法院民事争议进行裁判的权利,是一种要求司法裁判的权利。因而相对于当事人的实体权利而言,诉权是一种程序性权利。《民事诉讼法》第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该条规定了当事人享有诉权的前提条件就是与本案有利害关系,有明确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理由和事实,还需要是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

  诉权具有任意性。所谓任意性,是诉权的形式是由当事人本人自己决定的,是否行使诉权,怎么行使诉权,是当事人在其一直范围内自主决定。民事案件的审理原则是不告不理,这取决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当事人一旦提起诉讼,纠纷进入司法程序成为案件,就不再是单纯的个人行为,是由中立的第三方进入两方当事人或者几方当事人之间,作出中立的认定。最终的结果不再以当事人的意志为转移,且该结果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会产生重大的影响。因此当事人在选择自己的起诉方式时必然是采取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方式和方法,即实现自己最大的诉讼利益。

  二、诉的利益和内涵

  诉的利益是指当事人所提起的诉中应具有的,法院对该诉讼请求作出判决的必要性和时效性。诉的利益实际上包含权利保护的资格和权利保护的利益。从法院审理案件的角度看,权利保护资格实际上是关于法院民事审判权的范围问题,如果当事人提起的诉讼不属于法院民事案件的审理范围,当事人所提起的诉就不具有权利保护的资格。一审法院以裁定驳回邹顺成农户的起诉,其理由就在于认为该案是确权案件,应当由政府前行处理权属争议的问题,不属于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

权利保护的利益是指当事人所提起的诉尽管具有权利保护的资格,即属于法院民事审判的范围,但未必有必要对案件进行审判,法律明确规定不得向法院提起诉讼时,该起诉就不具有权利保护的利益。

  诉讼的启动者,启动诉讼的目的是希望以司法救济方式保护自己的权益。当事人所要保护的权益就是诉的利益之所在。如果法院审查原告的请求事项符合诉的利益保护,就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反之则应当予以驳回其诉讼请求。但是当法院审查认为当事人不具有该项诉的利益,或者明显不属于法院民事案件的管辖范围,当事人的请求就会以裁定的方式被驳回。被驳回诉讼请求和被驳回起诉的区分在法律上的意义即为当事人的胜诉权和诉权。

  三、就案分析

  邹顺成农户的诉讼请求为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其请求权的基础是侵权。请求权是指权利人请求他人为特定行为的权利,包含请求他人作为或者是不作为的权利。邹顺成农户通过法律规定的程序获得了对于土地的用益物权。刘仁伏(刘功海之子)农户和邹顺成农户均持有当地政府颁发的有效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经过长时间的建设,当地的实际情况与双方经营权证上的记载已经发生了变化。对于土地的权属问题,《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规定的是当事人双方对土地的权属问题产生争议,需要由人民政府现行确认权利,土地权属的认定问题不属于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

  邹顺成农户起诉的请求权基础是认为自己的权利受到他人侵害,从而请求侵害人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而不是请求确认自己与刘功海之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故不属于确权之诉,而是侵权之诉,应当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虽然法院在审查邹顺成农户的请求时需要审查该户对于争议地块是否享有权利,但是从诉的角度上看,邹顺成农户请求的是财产权益保护,而非权利的确认。“不告不理原则”是指未经起诉的事实法院不予受理,即当事人请求什么,法院就审什么。邹顺成农户请求的的财产权益保护,当属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法院对本案的审查是看邹顺成农户是否享有请求排除妨碍的权利,刘功海的行为是否造成了他人权利的损害。因此,在“不告不理原则”的影响下,法院应当尊重当事人对自己权利保护方式的选择,不应将当事人的诉权予以改变。
来源:市四中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