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理论研究
审判团队模式下的分案规则构想
作者:吴润林  发布时间:2017-09-12 08:57:05 打印 字号: | |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要求,要在加强审判专业化建设基础上,实行随机分案为主、指定分案为辅的案件分配制度。按照审判领域类别,随机确定案件的承办法官。因特殊情况需要对随机分案结果进行调整的,应当将调整理由及结果在法院工作平台上公示。这也为随机分案、指定分案定下了基调。随机分案是不是意味着数量上的平均分案,当然不是,但随机分案是不是能够理解出数量上平均分案的意思呢,目前在实践中,部分法官就以此为由要求做到分案数量上的绝对平均,这是对随机分案制度错误的理解,这当然没有将随机分案的实质意义理解到位。随机分案暗含的这个平均应当是数量上的相对平均,相对饱和,司法资源上的相对平衡,进而对内让办案法官从内心能够信服的一种分案方式;另外一层意思是案件受理法官的不确定性,即案件分配给哪一位法官办理的不确定性,进而对外表达出来的一种司法公正的效果。那么如何在现有审判团队建设的模式下科学的将案件随机分往每一位法官手中,值得探讨。

一、审判团队化建设与随机分案的关系

(一)审判团队建设与随机分案相互影响、不可单独设立

  社会经济不断发展,人民诉讼意识不断增强,司法需求不断提高,法院诉讼案件数量快速上浮,人案矛盾逐年激化,审判团队化建设应运而生。随着司法改革不断深入,员额制改革制度基本全面落地,将优秀员额法官从现有法官中遴选出来,目的是实现法官队伍的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将优秀的员额法官编入不同的审判执行团队,通过扁平化的管理模式,激发法官自我监督管理意识,优化司法资源配置,以此缓解人案矛盾,这是司法改革的创新之路、必然要求。在审判执行团队化建设的模式下,如何将案件合理的分配到一个个团队之中,如何将案件公正的分配到一个个法官手中,不仅涉及到分案规则要与之相适应,也涉及到团队之间的司法资源的分配、法官的工作量饱和度之大小、法官的司法能力、工作积极性、司法素质之高低、案件的难易复杂之程度等多种因素与之相适应。

(二)审判团队建设应当建立在随机分案规则基础之上

  是建立审判团队基础之后设计随机分案规则科学,还是在随机分案规则上建立审判团队合理,应当有所侧重。笔者认为应当先设计分案规则,根据分案规则搭建审判团队,分案规则不确定,审判团队容易因人员的变动而变得不稳定。

三、审判团队化建设与分案制度之间的矛盾

(一)审判团队不能是把审判庭拆分重组为小审判庭

  在审判团队模式化建设及随机分案为主、指定分案为辅的制度基础前提下,首先要抛弃原先的立案庭分案到审判庭的分案制度,即立案庭第一次分案到不同审判庭庭长或者内勤,再由审判庭庭长或者内勤将案件分配到不同的法官手中。一是分案时间长,二是人为因素大,这里的人为因素大包含的是对案件难易程度的控制,以及根据案件喜好选择承办法官的操作可能性。然而审判团队化建设之后,对于体量小的法院同样不可避免的遇到类似问题,审判团队化建设仿佛是把审判庭拆分重组而已,像一个个小审判庭,如果不能把案件科学分配,可能又会回到二次分案制度同样的问题上,只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而已。当然,这涉及到审判团队该如何建设的问题,不管设置的审判团队是一个法官加上一个法官助理加上一个书记员,还是人数上的变化,给这些法官分什么样的案件,以及怎么分给这些法官才是核心。

(二)随机分案简单化

  现有的随机分案制度不同的法院有以下几类操作方式:根据审判团队案件类型随机分案、根据审判团队案件数量随机分案、根据案件难易程度随机分案等等。不同的分案方式有不同的优点,也有各自的缺陷,但相对都较为简单化。

  1、根据案件类型的不同来将案件分配到不同的审判团队。比如将原来的民一、民二等审判庭直接拆分为一、二、三、四个等审判团队,或者换个称呼,或者拆为更多的团队,但原来审理的案件仍然分往这几个团队,只不过是不同团队审理不同类型的案件,与之间的二次分案相比,性质上没有区分。这种方式,优点在于容易培养专业化人才,法官长期审理某一类或某几类案件,熟能生巧。缺点在于法官长期审理某一类、某几类案件,一是案件数量不好控制,由于法院不告不理的性质决定了某类型的案件立或不立都没有办法控制,造成忙闲不均,一是自己可能在某一段时间内很忙或很闲,二是与其他团队相比也是同样的很忙或很闲;二是长期审理某一类某几类案件,立了某类型的案件就知道是某法官审理或者至少大概率是某法官审理,这和没有随机分案有什么区别,案件的随机性又体现在哪里呢,时间长久之后,就容易引发关系案、人情案和金钱案的发生。三是对立案案件类型的争议,立案庭初步审查立案案件类型之后,根据案件类型分配属于某一团队的案件,但是审判团队签收纸质卷宗时又认为不属于本团队所涉及的案件类型,一旦遇有此类争议,可能出现审判团队拒绝收案或者将案件退回立案庭的情况,由于立案人员与审判团队分属不同部门,甚至需要分管领导出面协调,长此以往,一是激化内部矛盾,二是无形中影响案件法定审限。

  2、根据案件数量的不同来将案件分往不同审判团队。即严格的数量平均论,这是建立在法官的办案能力、办案积极性、案件类型是同等情况的基础上绝佳分配方式,将法院受理的案件不区别任何情况,严格按照哪个团队少一件就分往哪个团队,代表有电脑随机分案方式,电脑随机分案是指案件立案后,立案庭实行电脑自动选定承办法官。由于每个庭室各位法官的资历和业务能力有所不同,在每个庭室的法官名上设置不同的办案系数输入电脑 。优点是有效的剔除了人为干扰分案的情况,也有效的解决了二次分案时间长的问题,甚至还能提高法官的司法业务能力,因为分配到的案件的不确定性,倒推法官学习各类法律知识等等。但缺点也很明显,一是没有考虑人的因素、二是没有考虑案件的因素等等。 人的因素指的是法官之间司法能力有大小、素质有高低,学识有不同、性格有不同,在审理同一类案件时,不同的法官判断能力就不一样,效率、效果更是千差万别。案件的因素指的是案件难易程度不一样,个案系列案不一样,案件的关联性不一样,案件背后的当事人不一样,不同的法官来处理,效果也不一样。因而,如严格的按照数量来分配案件的话,对于法官来说,甚至可以留案待结,人为拉长审限,以此避免被分配案件,最终伤害的都是司法权威与人民利益。

  3、根据案件难易程度来将案件分往不同审判团队。即设置专门的审判团队审理疑难复杂的案件,相对简单的案件随机分配;或者设置几类疑难复杂的案件类型分别由某几个团队来审理,保证每个团队获得疑难复杂案件大致相当,其他的案件在几个团队之间随机分配。优点是相对平衡了内部法官之间的矛盾,缺点是有与根据案件类型分案相似的情形,立案时形式审查无法区分案件难易程度,部分类型案件长久集中在某些团队等都是容易引发新问题的情形。

当然还有其他分案方式,这里不再列举。

(三)指定分案存在行使主体不明等不足之处

  指定分案作为随机分案的辅助分案方式,其行使权力的主体没有明确。此项权力有的由立案庭负责行使,有的由审判管理办公室负责行使,有的提出由部门决定即可指定分案,有的提出需要分管领导决定。如具体行使指定分案权力的主体没有明确,实践中,平级之间的部门指定分案容易相互推诿,而分管领导的指定分配效果稍好。其次,对指定分案标准的审查主体没有设置或者说是不是需要审查才能提起指定分案不明确。如某团队受理了其认为的疑难、复杂案件需要指定分案,这里是不是属于疑难、复杂应该由谁来认定更合适;比如甲、乙团队各有一件案件,二案属于关联案件,到底是甲团队案件指定至乙团队更适合,还是乙团队案件指定至甲团队更适合,这里不明确,就容易产生争议,应当由第三方来认定更适合。

(四)审判团队之间的案件量不均衡

  案件量不均衡,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工作量的不均衡,从源头上看有分案时就不均衡,从过程上看也有结案不均造成的不均衡。在建设审判团队之初,除非把不同团队的人员配置的非常合理,非常科学,并忽视他们的能力与积极性,否则,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团队之间在某段时期内案件量不均衡的情况出现。如甲、乙两个团队有同样的人员配置,而甲团队办案能力强于乙团队,在分案时是不是就尽量多的往甲团队分,而乙团队则可以以能力弱为理由慢慢办案。反过来说,乙团队本身就消化不了案件,仍继续往该团队分案是不是更加不合理呢。时间长久之后,终有积怨产生,打击积极性也是必然恶果。

三、对进一步科学分案规则的构想

  不论何种分案规则均有它存在的道理,要解决的是对它存在的漏洞予以弥补,笔者认为随机分案为主、指定分案为辅的分配方式是符合目前司法环境的要求的,对随机分案为主、指定分案为辅的分案规则应当进一步完善,在此基础上建立一套科学的分案规则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思考:

(一) 一次分案优于二次分案

  建立一套科学的分案规则,首先要确定采取何种案件分配方式,是一次性随机分案还是二次随机分案,两种方式相比较,一次性随机分案要优于二次随机分案,因为过程越简洁,产生新问题的概率就越小。由立案部门将案件直接分配到团队还是法官手中,要根据审判团队的法官组建模式区分。如是一名法官的团队,那么直接分配到该法官手中,如果一个团队有多名法官,那么可以根据法官的具体情况实行反向调节,一般案件应当在各法官之间随机分配,特别案件指定分配,但是应当将一次分案规则作为随机分案制度的首选。

(二)现有的审判庭格局可以适当打破

  案件审理既要考虑公正、又要平衡效率,还要注重效果,实行团队化、类型化的分案就是考虑到案件质量不受审判团队化建设的影响,现行的随机分案模式始终没有回避的就是审判庭格局未能打破,民商事审判庭区分为民一庭、民二庭、民三庭等等,刑事区分为刑一庭、刑二庭等等,在此基础上建立审判团队。在此基础上是不是可以探索再突破一步,只区分民商事、刑事、执行、行政各自的团队,在此基础上随机分案,不再细分案件类型。比如只要是民商事案件即可随机分往民商事团队,不再建立民事团队和商事团队。例如离婚纠纷属于民事案件,在之前一般属于民一庭审理,分案的时就分往民一庭,而借款合同纠纷属于商事纠纷案件,一般属于民二庭审理,而今则不再细分民事、商事,将属于民、刑等大类的案件随机分配。当然这里也要考虑特别类型的案件,要特别设置规则,比如知识产权、环境资源等案件。如此,也不至于将案件类型分得太细,导致案件数量无法控制,以此减小案件数量对审判团队的影响。

(三)将不同的案件设置不同的系数

  工作量不对等,忙闲不均,这是打击法官办案积极性因素之一,而案件系数化,将成为科学随机分案的核心,也是有效解决法官案件饱和度问题的手段之一。立案阶段的案件系数化应当包含对案件的难易程度、案件的不同类别、将案件设置不同的系数,达到人案匹配。而要解决“人案相配”就需要对法官审理某一件案件的审理难度系数进行预测评估,要解决“人案量相当”就需要树立全局观念,将全院案件和所有法官作为一个整体,根据“案件难易程度”、“案件审理难度系数”不同在“法官工作饱和度”的约束下,求解司法资源的最优配置方案,使得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案件难易系数不量化,对内而言,就很难做到公平的收案,比如对法官来说,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办理要普遍难于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办理,这几乎没有争议,在审判团队化建设下,不打破大民事格局,不计算案件难易系数,对于小体量法院就有可能导致忙者更忙、闲者更闲的局面。立案阶段的案件系数量化,可以根据已经审结的案件反向分析,设置不同的案件提取要素点,比如改发情况、上诉情况、庭审情况、卷宗情况、审理时限等等,得出某类型案件普遍要复杂于另一类案件。然后根据不同的案件,设置不同的系数或权重,在分案时予以考量,根据法官手中的未结案件系数来分配受理的案件。当然,这里的案件系数也不可能计算到绝对精确,因为设置的因素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但这是减小工作量差距的最合理的办法之一,也是对法官而言最合理的考量方式之一。

(四)科学化的审判团队设置

  审判团队的建设与案件分配是密切相关、相辅相成的,分案应当要考虑审判团队当中人的因素。法院办案的是法官,案件的公正、效率、效果依赖于办案的法官以及与其相配合的助理、书记员,最大程度的激发团队人员的工作热情,能够有效的提升办案的公正、效率、效果指标。正所谓内因决定着外因,一是在团队建立之初就一定要考虑法官的专业知识背景、工作经历背景,团队之间的法官、助理、书记员组合等因素;二是建立多人办案团队,最好是N+N+N团队,但法官不必太多,太多就回到了原审判庭的模式,两到三名最好,既能够保障团队内部分案的随机性,又能够避免案件类型化分案带来的弊端。

(五)指定分案规则化

  针对指定分案也应当规则化,这里包含的是立案阶段的指定分案与审理阶段的指定分案。一是对于符合指定分案的情形要进一步明确,案件的变更条件要更加明确点,案件的变更要规范、透明;二是必须要明确权力行使主体,目前各法院指定分案的主体主要集中在院庭长,我觉得应当进一步区分,团队内部的指定分案,由庭长决定,不同团队、部门之间,或者跨条线的,由分管院长决定更为合理;三是对指定分案的时限要作要求,案件审限已经太长的不宜一律都指定分案;四是对指定分案规则的审查要设定主体,为防止过度指定分案,位于案件是否符合指定分案条件的主体应当设置。

(六)分案规则配套制度的完善

  案件与案件之间有区别,法官与法官之间有区别,不论何种分案规则都不可能完美的解决所有情形,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因此,除建立一套科学的分案规则之外,配套的弥补手段应当完善。

  1、升级审判团队咨询服务机制。有效的咨询服务机制,是弱化分案矛盾的后盾,是转移分案差异化的手段,咨询服务机制越差,针对分案规则提出的异议的声音就越大。目前,专业法官会议、审判长联席会议、审委会是审判团队的法律咨询服务组织,审委会已经渐渐不再对个案进行指导,专业法官会议、审判长联席会议将是为审判团队提供咨询服务的主要方式,但专业法官会议、审判长联席会议目前也出现难召集,走过场的情形,因此,应当升级审判团队咨询服务机制,确保咨询服务实质化,发挥有效作用。

  2、人员应适时交流。在审判团队的模式下,如果不将案件类型化、审判庭格局打破,只考虑平衡案件质量,不考虑审判团队法官对案件质量的影响,由于分案规则的设置,审判团队长期审理某些案件,容易产生疲倦感与心理压力,而人总是对新鲜事务感兴趣,适时交流有助于保持法官的工作热情,因此,人员适时交流应作为分案规则的弥补手段。

  3、质效考核为辅助。法官对分案规则有异议主要有两点,一是数量不公平,二是案件难易不公平。除了通过建立科学分案规则来减小案件数量上和案件难易程度的差别,通过有效的质效考核正向鼓励也应当是辅助科学分案手段之一。

  4、工作纪律需严肃。对于极端情况,也应当有一套惩罚机制,因为无法排除法官拒绝收案、办案的情况,不论分案规则设计再科学,总不能让所有人满足,但作为法官,办案是法定职责,因此,针对此情形要树立工作纪律规则,当惩则惩。
来源:秀山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