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案例点评
结算条款未约定纠纷解决方式应适用法定管辖
作者:梁晓峰  发布时间:2018-02-09 09:48:23 打印 字号: | |
  【案情】

  2005年至2011年,辽宁A公司(发包人)与重庆B公司(设计人)分别签署了共计5份《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其中2005年4月签订的三份《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约定:发生争议由辽宁A公司所在地的仲裁委仲裁;2011年11月的两份《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约定:发生争议向辽宁A公司所在地法院提起诉讼。合同签订后,重庆B公司依约履行了合同义务,辽宁A公司尚未完成工程款的支付。双方于2014年11月和2015年4月分别通过《会议纪要》及《工程尾款支付协议》对前述合同项下的所欠设计费予以确认,发包人尚欠设计人共计790万元设计费未支付。

  嗣后,重庆B公司与重庆C公司(该案原告)签署了《债权转让协议》,将对辽宁A公司上述合同项下的权利与债权全部转让给了重庆C公司,且约定重庆B公司与辽宁A公司共同承担该债务的清偿责任。协议发生争议,由转让方所在地法院管辖,并同时向发包人发出了《债权转让通知书》,辽宁A公司收到《债权转让通知书》后,未履行付款义务。重庆C公司遂以辽宁A公司和重庆B公司为被告,向重庆C公司所在地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辽宁A公司和重庆B公司共同向原告给付设计费790万元,并支付逾期支付的资金占有损失,暂计起诉之日为50万元。

  重庆C公司提交的《会议纪要》和《工程尾款支付协议》均未约定诉讼管辖法院。

  【分歧】

  渝中法院对C公司诉请设计费及利息的案件无管辖权,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辽宁A公司与重庆B公司在2005年的三份《建设工程设计合同》中明确约定该三份合同项下发生的争议应由辽宁A公司所在地的仲裁委仲裁;2011年的两份《建设工程设计合同》项下工程尾款的诉讼请求应当由辽宁A公司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故重庆市渝中区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

  第二种意见认为: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有管辖权。原多份《建筑设计合同》中既约定了仲裁管辖又约定了诉讼管辖法院,应当认定为约定管辖不明确,故本案应根据法定管辖即被告所在地和合同履行地确定管辖法院。本案的合同履行地及被告重庆C公司的住所地位于重庆市渝中区,故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依法有管辖权。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主要理由如下:

  1.起诉时不能够确定管辖法院的应当依照法定管辖确定管辖法院。重庆C公司对辽宁A公司的债权依据,系辽宁A公司与重庆B公司对2005年至2011年期间五份设计合同的结算,故该案属于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于辽宁A公司与重庆B公司在多份合同约定了仲裁或法院管辖条款,后双方又通过《会议纪要》、《工程尾款支付协议》确认所有设计合同尾款共计790万元,但《会议纪要》、《工程尾款支付协议》均未约定纠纷处理方式和管辖机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条第一款“根据管辖协议,起诉时能够确定管辖法院的,从其约定,不能确定的,依照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确定管辖”之规定,该案原告重庆C公司起诉要求被告辽宁A公司、重庆B公司支付工程尾款790万元,无法根据某一份《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关于管辖权的约定进行认定,故属于起诉时不能够确定管辖法院的情形,应当依照法定管辖的规定来确定管辖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故作为被告重庆B公司所在地的渝中法院有权管辖此案。

  2.渝中法院作为合同履行地法院有权管辖该案。根据《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8条第2款前半段“合同对履行地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涉案设计合同纠纷的合同履行地为渝中区。该案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故合同履行地位于重庆C公司住所地渝中区,渝中区人民法院对涉案合同享有管辖权。

  3.渝中法院作为被告之一重庆B公司住所地法院对该案有管辖权。依据《债权转让协议》第二条第1.3款“重庆B公司承诺与辽宁A公司共同承担双方合同项下债务,共同向重庆C公司履行清偿责任”,该意思表示系重庆B公司债的加入行为,重庆B公司系结算协议项下共同债务人。重庆B公司住所地在重庆市渝中区,故渝中法院对该案有管辖权。

  4.最终结算协议未约定管辖视为对此前约定争议解决方式的变更。重庆C公司提交的《会议纪要》和《工程尾款支付协议》确认所有设计合同尾款共计790万元,应视为A、B公司对双方前五次合同标的额的最终确认,并非单纯某一合同的确认。两份最终协议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未约定诉讼管辖法院,可以视为当事人对之前仲裁或诉讼解决争议方式的变更。实践中,争议方的讨价还价体现在最终总的结算额,而不是确认单个合同项下债权;若分别解决纠纷,则双方仍需核对个合同项下债权债务,否则将导致双方的结算协议不存在法律意义,并会增大双方解决纠纷的成本,损害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当事人双方存在多份合同约定了多种不同的主管和管辖,且当事人达成结算协议未约定主管方式和管辖法院,不宜以各合同分别提起仲裁或诉讼解决争议,而应视为约定管辖不明,按照法定管辖来确定管辖法院。
来源:渝中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