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图片新闻
重庆高院召开涉农职务犯罪新闻发布会
作者:市高法院  发布时间:2018-04-23 10:39:19 打印 字号: | |
  4月19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6—2017年度重庆法院涉农职务犯罪审判情况,并发布涉农职务犯罪典型案例。

  市高法院副院长孙启福介绍,近年来重庆法院认真贯彻中央关于依法从严惩治腐败犯罪、“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决策部署,在精心审理职务犯罪大案要案的同时,高度重视涉农职务犯罪审判工作,依法判处了一批侵犯农民权益、污染农村政治生态、破坏农村发展的职务犯罪分子,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好脱贫攻坚战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2016年1月至2017年12月,全市法院共审理涉农职务犯罪案件249件,判处罪犯361人,分别占审理职务犯罪案件数和判处罪犯人数的23%和27.1%。在判决已经生效的涉农职务犯罪分子中,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实刑的166人,判处三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60人,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20人,全市法院注重控制缓刑适用,缓刑适用比明显低于普通刑事犯罪。在涉农职务犯罪案件的审理中,全市法院注重追赃挽损,对侵吞、侵占补贴补助、扶贫、惠农款项的被告人,敦促其积极退缴赃款,挽回国家和农民损失。在过去的两年,法院在审理涉农职务犯罪中追赃5500余万元,80%以上的被告人自愿退缴了全部赃款。

  涉农职务犯罪呈现以下几个特征:

  1.犯罪所涉领域广泛,社会危害性大。

  涉农职务犯罪几乎涵盖涉及农业、农村、农民利益的各个领域。专项基金发放、农村土地使用、基础工程建设、农村房屋修建、基本社会保障是涉农职务犯罪高发领域,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2.犯罪主体基层化。

  国家各项惠农政策落实和具体资金下拨、发放主要依靠基层,基层一线工作人员具体从事涉农扶贫款物的经手、管理工作,如测量、申报资料的汇总上报、资金发放等,以至于涉案人员大多为村委会书记、村主任等村“两委”人员以及落实惠农政策的乡镇干部、相关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犯罪主体身份为农村等基层组织人员的226人,占62.6%,其中村支书、村主任共171人,占到近八成;区县涉农领域如农业、畜牧、林业管理部门的国家工作人员共87人,占24.1%;分管农业方面的乡镇以上领导29人,占8%,九成以上的是基层一线工作人员或干部,六成以上的是村“两委”等基层组织人员。部分被告人运用手中的权力向农民吃拿卡要,严重损害农民的权益,成为农民身边最突出的“蝇贪”。

  3.犯罪类型以贪污受贿为主,数罪现象较为突出。

  贪污受贿案件占到案件总数的80%。职务犯罪中76.6%的贪污罪发生在涉农领域,主要集中在专项资金发放,征地拆迁费用领取,危房改造费用等,村“两委”人员利用协助乡镇机关从事具体行政事务的职权侵吞公共财产的现象较为明显。

  4.犯罪数额普遍不大。

  农村重点民生项目点多面广,小而分散,具体项目的资金量一般不大,涉农腐败案件的犯罪数额较普通职务犯罪也相对较小。很多贪污犯罪都属于“雁过拔毛”,被告人实际非法所得数额5万元以下的有67人,5万元至10万元的有135人,10万元至20万元的有81人,20万元以上的有78人。被告人所得数额在10万元以下的占56%,超过78%的被告人犯罪数额在20万元以下。

  5.共同犯罪现象明显,窝案串案突出。

  涉农专项资金项目审批、钱款拨付、使用管理涉及多个层次、多个部门和众多人员,机制上存在监督制约,某些领域出现涉案人员相互勾结、上下串通、弄虚作假的情形,职务犯罪还有一定的传染性,往往是查一案、牵一串、端一窝,呈关联性腐败特征。在审理的249件案件中,有97件207人为共同犯罪案件,占总人数57.3%。

  6.犯罪手段往往多种多样,但简单直接。

  主要有下列几种:一是无中生有。采取虚造花名册、签订虚假合同、制作虚假资料等方式领取补偿款或划拨费用。二是巧立名目。采取虚列支出、重复报销、开假发票的手段直接套取涉农资金。三是“雁过拔毛”。利用掌握分发救灾、补助金、土地征用补偿等款物的权力,冒用他人名义,将下拨的款物私自截留,据为己有。四是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涉农基础工程建设、惠农补贴等发放中收受钱财。五是挪用肥私。将专项基金、村集体收入等大笔资金,或借给他人获取利息,或借给他人公司注册验资收取好处等。

  孙启福指出,涉农职务犯罪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身份意识模糊,法制观念淡薄。二是涉农项目、资金监管不到位。三是农村基层工作监督制约不够,一些地方村务公开落实不到位。四是惩治涉农腐败相关延伸工作不足,宣传不到位。

孙启福表示,全市法院将进一步加强涉农职务犯罪审判,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好脱贫攻坚战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1.深刻认识涉农职务犯罪的严重社会危害。在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过程中,大量资金、项目等将向农村、贫困地区、农民聚集。“苍蝇式”腐败严重破坏乡村政治生态,侵害农民利益,破坏农村发展,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全市法院要深刻认识涉农腐败犯罪的严重社会危害性,对涉农职务犯罪要依法予以严惩。

  2.准确理解国家反腐败政策与贪污贿赂罪立法调整的关系,依法从严惩治涉农职务犯罪。全市法院将依法严惩政府涉农管理部门和农村“两委”人员等在涉农惠农补贴申领与发放、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征地拆迁补偿、救灾扶贫优抚、生态环境保护等过程中,侵吞挪用国家专项资金、侵害农民利益以及权钱交易等腐败犯罪。我们将进一步严格控制缓刑适用,进一步加大追赃力度,全面追缴和剥夺涉农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注重适用罚金刑,从经济上对犯罪分子进行制裁,切实体现党和国家依法从严惩治腐败犯罪的政策精神,对于贪污贿赂等涉农腐败形成巨大震慑。

  3.延伸审判职能,强化宣传教育效果。全市法院要总结审判经验,适时选择典型案例向社会发布,做到“惩处一个,震慑一批,教育一片”,对涉农职务犯罪形成强大的舆论震慑。要积极开展司法建议活动,对于涉农职务犯罪审判中发现的涉农领域在管理方面的漏洞和问题,主动向有关职能部门提出司法建议,促使其不断完善工作机制,堵塞漏洞,预防和减少腐败犯罪发生。

  孙启福指出,涉农腐败犯罪的形成,有多种多样的根源,与此相适应,涉农腐败犯罪的治理,也应当多管齐下,综合施策。预防和遏制涉农职务犯罪,建议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强对农村基层干部的选拔任用和培养工作,强化农村基层干部的法律素养和法治理念,构建预防涉农腐败的第一道防火墙。二是大力推进依法治农,强化涉农政务公开建设。三是加强国家对涉农领域的纪律监察、法律监察。
来源:市高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