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执行聚焦
金蝉脱壳避执行,抽丝剥茧现原形
作者:胡凯文  发布时间:2018-05-15 11:55:43 打印 字号: | |
  南岸法院受理了申请执行人曹某申请执行被执行人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占有物返还纠纷一案,被执行人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应当向申请执行人曹某支付房屋占用费17万余元及迟延履行利息、诉讼费及执行费的义务。但被执行人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却搬离原办公地址去向不明,隐藏行踪规避执行。

  在执行中查明,该案诉讼期间,被执行人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亢某德变更为亢某淑。经缜密调查发现,亢某淑为小学文化水平,在担任该案被执行人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法定代表人前一直在老家生活,依靠打零工维持生计,未接受过任何公司经营管理等系列教育或培训,完全不具备经营管理公司企业的水平及能力。且亢某淑与亢某德系姐弟关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可能是亢某德采取的规避执行行为。为证实上述合理怀疑,必须找到亢某淑调查核实。

  但亢某淑行踪不定,经执行人员多方查找锁定了亢某淑的行踪及住所,且进一步查明亢某淑现在某超市从事火锅底料临时促销员的工作。经过周密部署,执行人员将亢某淑拘传法院,但其态度消极,不愿配合法院执行调查询问工作,拒不承认其有名无实的法定代表人身份,甚至称该公司系她从亢某德处合法转让而来,她就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现处于停业状态,且准备申请破产或注销。

  南岸法院执行人员严正告诫亢某淑,经缜密调查已核实其只是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名义上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的经营及日常管理均与其无关。如其拒不配合我院执行工作,情节严重的将会涉嫌妨碍执行公务,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亢某淑沉默片刻后问,如果她配合执行调查,是否可以不追究她的法律责任。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亢某淑告知我院执行人员,她对该公司的经营及日常管理确实完全不知情,甚至不知道公司的经营场所在何处,公章法人章财务章等印鉴均由亢某德实际保管。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手续是她弟弟亢某德带她去办理的,当时只是告诉她借用她的身份证件注册一家公司,不会给她带来任何麻烦。考虑到亢某德是她亲弟弟,亢某淑便随同亢某德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了法定代表人及股权变更手续。亢某淑还陈述,变更手续完成后至今,其均未参与该公司的经营管理,也未向亢某德支付股权转让对价,而是一直在某超市担任促销员工作。

  在取得亢某淑上述笔录记录在案后,执行人员锁定亢某德为被执行人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亢某淑为撇清其责任,也积极电话联系亢某德,并抓住亢某德依赖她代为照顾家中高龄母亲的心理,促使亢某德认可其实际控制人身份并认可履行生效法律文书义务。考虑到亢某淑家中有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需要照顾,在与亢某德约定好来院面谈时间后,司法警察驱车将亢某淑送回其住所楼下。

  在约定时间亢某德如约来院,但其态度十分消极,拒不认可其系公司实际控制人身份,也不愿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经协商无果,法院依法给予被执行人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实际控制人亢某德司法拘留十五日的处罚。司法拘留第三日,亢某德配偶刘某及其公司委托代理人高某联系法院请求与申请人协商。在执行人员居中协调下,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但因涉及到处置亢某德个人名下的车辆抵偿该案债务,需要由亢某本人同意并确认。在申请执行人曹某及被执行人重庆某教育咨询公司委托代理人高某签字确认执行和解协议后,执行人员陪同该公司委托代理人高某到拘留所会见亢某德。

  在会见中,南岸法院执行人员以亢某德即将参加高考的女儿对他的思念为切入点展开对话,希望亢某德慎重考虑不要影响他女儿复习备考状态,触动了亢某德为人父的情感诉求。亢某德当即同意以车辆抵偿债务的执行和解协议并签字。同时约定,亢某德如能在三日内凑足执行款项履行完毕,则也可以金钱给付方式履行,履行完毕后将车辆返还给亢某德。在亢某德签字确认同意执行和解协议并出具承诺书后,我院依法提前解除了对亢某德的司法拘留措施。次日,亢某德携款到法院要求全额履行义务并申请取回车辆。执行人员联系申请执行人曹某到场与亢某德办理完毕款项交接手续后,向亢某德返还了渝B8V9XX号车辆。

  该案系南岸法院在执行工作中的一次积极探索,通过缜密细致的调查分析,揭开隐藏在有限责任公司及名义法定代表人影子背后实际控制人的神秘面纱,通过加大强制执行力度,穷尽执行措施,以高压态势打破被执行人企图规避执行的侥幸心理,促使案件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顺利执行兑现。
来源:南岸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