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案例点评
周某甲、沈某诉周某乙、李某共有物分割案
作者:张科科  发布时间:2018-06-11 10:03:42 打印 字号: | |
  关键词:共有物分割 拆迁补偿款 安置房屋

  裁判要点:拆迁利益主要是房屋价值权益的转化,拆迁利益在产权人和非产权人(同户同住人)之间进行分配。征收拆迁补偿款项虽属于拆迁利益分配的一部分,但对安置房屋类型购买资格的分配也属于拆迁安置利益的范围。在涉及拆迁利益的案件时,应综合案件的基本情况和客观证据,充分考虑当事人之间的特定情形、需求、亲情和利益分配,平衡各方当事人的利益诉求,尽可能地尊重客观法律事实予以裁判。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三条、第一百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

  基本案情:

  原告周某甲、沈某系母女关系,被告周某乙、李某系夫妻关系,原告周某甲系二被告的女儿,原告沈某系二被告的外孙女,第三人周某丙系二被告的儿子。

  原告陈述:2009年2月5日,被告周某乙作为被拆迁安置户代表与重庆市长寿区国土资源局签订了《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事后,二被告陆续向二原告给付了10万元,并告知所有拆迁补偿款项已经给付完毕。2017年6月中旬,原告到长寿区征收拆迁办公室查询,才发现二被告并没有给付完全部征收补偿拆迁款,尚欠5万余元。现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连带返还拆迁补偿款44 517元。

  被告辩称:在2009年,二被告将所有拆迁补偿款及拆迁协议事宜一并告知二原告,全家人都是平均分配,并以现金的方式将所有款项向二原告支付完毕。此外,原、被告及第三人还对政府给予的拆迁安置房屋进行分配。按规定二原告只能购买70平方米的安置房屋,由于其儿子即第三人,因未婚可增购一个自然间,二被告多分配给二原告35个平方米,故二原告才能以政府优惠价格购买100平方米的房屋。

  第三人述称:当时拆迁安置时,是我因未婚享有增购一个自然间的权利,且将该自然间给二原告购买了一个大户型的房屋;当时全家对征收补偿款及安置房的分配办理了公证。

  2011年11月17日,原告周某甲、被告周某乙、李某和第三人周某丙共同签订了一份声明书,并对该声明书进行了公证。该声明书载明“在以周某乙为户主签订的《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中规定,周某乙、李某、周某甲、周某丙、沈某(周某甲女儿)五人属于被安置对象,可以以优惠价格购买政府修建的定向安置房两套。二〇一一年,当初政府承诺的定向安置房已经建好。为避免以后发生纠纷,我们一家人经过认真、慎重的考虑,共同声明如下:一、周某乙、李某、周某丙三个人购买一套定向安置房,房屋产权登记在周某丙名下。周某甲、沈某两人购买一套定向安置房,房屋产权登记在周某甲、沈某名下。上述声明内容是我们四位声明人的真实意思的表示,而且我们已经充分知晓发表声明行为的法律意义和后果,永不反悔。”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周某甲、沈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在法定上诉期间内提出上诉。

  裁判理由:

  重庆市长寿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各方当事人对拆迁补偿款项及利益是否分配完毕。国家的征地拆迁补偿款具有特殊性,且政策性较强,征地拆迁补偿款是按照家庭为单位发放,属于家庭内部分配问题,由家庭内部自行解决。

  本案中,由于安置人员向重庆乐至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购买安置房屋的价格远低于市场价,安置房是政府对拆迁安置人员的政策性优惠购房,对购房人员资格、房屋户型、套数均有相关政策规定,原、被告及第三人通过公证的形式对政策给予的安置房屋购买资格、房屋户型及套数已经进行了内部分配。虽然在《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中确定了各方当事人作为安置对象的货币安置标准,并由政府部门支付了人员安置费等费用,但是原、被告均认可拆迁补偿款以现金的方式分配,且征地拆迁发生在2008年,原告周某甲诉称其2017年才知道征收拆迁安置补偿款尚未分配完毕,在长达九年的时间里并不知情,该陈述明显与日常经验法则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拆迁补偿款的分配和购买安置房的利益分配均属于征收安置拆迁的共同利益分配,原、被告及第三人均通过公证的形式对安置房屋进行了分配,且已经向重庆乐至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支付了安置房屋购房款,也取得了该安置房屋产权,因此,本院认为各方当事人对拆迁补偿款项及利益已经分配完毕,原告周某甲、沈某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来源:长寿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