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传真 > 媒体报道
法制日报:于是,我们讨论足球
作者:刘杨  发布时间:2018-07-10 09:14:52 打印 字号: | |
  24年前,巴乔在玫瑰碗踢飞了那个点球,他的背影也成为我记忆中对足球的最初印象。作为一个大连人,想要完全置身于足球之外,是不可能的。小学4年级开始,足球运动服悄然流行,我也买了一件,是曼联队的。记得那时的胸前广告还是夏普。印刷号码时,服务员说印个位数的免费,两位数的要加钱。我囊中羞涩,虽然那时就依稀记得7号好像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但我低调地选了8号。那年秋天,贝克汉姆在温布尔顿打进了那个中场吊射,没过多久,他穿上了7号。之后,我开始和其他看球的人一样,把岁月以4年为周期计算,刻度生活。

  可能是年龄原因,1998年的世界杯是快乐的。那年有奥利塞赫鬼魅般的弧线,有博格坎普轻吻般的停球,有达沃苏克附魔般的左脚。那年,阿根廷队里有个像张信哲的家伙,后来张信哲都不登台了,他还在奔跑。那时的我,每天在黑板上描述着精彩进球,也第一次在语文课本里读到了渝中半岛。

  可能是成绩原因,2002年的世界杯是郁闷的。佩蒂特的乌龙助攻在第一场比赛就注定那届世界杯不会按常理出牌。维耶里扛开厄瓜多尔后卫打进的单刀就和智利裁判认定托蒂假摔一样,那么地不讲理。而韩国队也像辣白菜一样,羞臊而兴奋地恶心掉了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那时的我,在中山广场的大屏幕上瞥着华金用“出线”的传中助攻莫伦特斯,纠结着考试和习题。

  可能是场地原因,2006年世界杯是有味道的。大学时,校园网的龟速逼着大家都在食堂看球,学校也伺机创收。伟大的意大利左后卫和马特拉齐庇佑着他们一路走向柏林。西班牙用不逊于4年后的阵容演绎着最后的传统,但小组赛的大胜仿佛只是为了确保法国在自己身上找到兴奋点。那年的我遇见了她,都12年了,她对足球还是不感冒,但开始觉得曾诚挺帅,斯科拉里好土。

  今年的世界杯,梅西拖曳着阿根廷去寻觅自己最后一次封王的机会,内马尔也需要在俄罗斯率队摆脱上届的耻辱性出局,C罗在今年的俱乐部层面已然落后“梅内”,国家队表现是他继续停留在“第一集团”的关键。而小组赛分组规则改变后,不少球队都希望能够分享改革红利……

  于是,我们开始期待夏夜的卤菜和冰镇的啤酒;于是,我们开始期待不期的冷门和传世的经典;于是,我们开始期待闪耀的新星和不朽的传奇。于是,我们讨论足球。
来源:渝北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