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理论研究
破产原因识别机制之建构
作者:刘勇  发布时间:2018-07-10 14:48:59 打印 字号: | |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为此,破产处置工作要积极适应和把握经济发展的新常态、贯彻新发展理念,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大力破除无效供给。众所周知,绝大多数企业都要面临荣衰转变,在这由荣转衰的过程中企业的经营状况应当都是有迹可寻的,一个完善的破产法律制度设计,应当能够及时发现企业经营的非正常迹象,尽早开始破产程序,在企业危机初露端倪时便着手干预,以避免企业财产在左右腾挪的挣扎中遭受更大的损失。为适应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新要求,必须将大数据和现代信息化技术引入破产实践,建立破产原因识别机制,对企业风险做到早监测、早发现、早研判、早解决。

一、破产原因识别机制有助于化解破产程序启动难题

破产程序启动难,一直是制约依法处置“僵尸企业”的瓶颈,市场上大量“僵而不死”的企业未能进入破产程序,长期占用并消耗着土地、金融、信贷、司法等资源,成为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作为义务承担者的债务人逃避责任的动力较强,缺乏主动申请破产的积极性;另一方面,由于信息不对称,债权人往往只能证明债务人不能清偿对其负有的到期债务,而无法证明债务人的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亦难以成功申请债务人破产。建立破产原因识别机制,强化信息披露,可以有效的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使当事人尤其是债权人能够及时知晓债务人的经营状况,在债务人具备破产原因时能够在第一时间申请债务人破产。如是,可有效拓展化解破产程序启动难题的路径,使那些具备破产原因的企业能够及时进入破产程序,减少社会资源的过度浪费,避免破产损失扩大和蔓延。

二、破产原因识别机制有助于危困企业分类处置

一个企业陷入困境,诱发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既有经营管理者的懈怠和机会主义行为等主观因素,也有市场周期、法律政策调整和科技进步等客观因素,企业遭遇的困境既可能是暂时性的,也可能是持续性的。因此,对待困境中的企业不能“一刀切”,应当精准甄别、因类施策,以实现市场资源的最优配置。一个因缺乏流动资金而“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企业,虽然具备了破产原因的表征,但其资产总额仍可能远远大于负债总额,只因资产无法及时变现等原因导致流动资金不足而陷入了暂时性的经营困难,亦或是企业财产总额虽然小于其现有的负债总额,但是该企业继续经营的可能性非常高,具有较好的经营发展前景。对待这两类企业,不宜直接进行破产清算,应当以挽救为主,综合考虑企业陷入困境的成因、经营状况、行业前景等因素,因企施策,通过税费缓减免、政策扶持等宏观调控手段,或者通过破产重整、破产和解等制度施予援手,帮助企业走出困境,助力企业涅槃重生。对那些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而又拯救无望、没有继续经营可能性的企业,应当尽快启动破产清算程序,果断将其清出市场,释放被其占用的优质资源,防止企业财产因破产程序开始迟延而减损或遭受不必要的浪费。

三、大数据发展是破产原因识别机制建构的战略机遇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当前大数据产业正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数据和信息已经成为经济社会运行中的核心资产和重要战略资源,数据研发和运用能力业已成为国际竞争的新焦点。大数据强调分析全面数据而非抽样数据,其强大的分析能力,能够及时发现事物之间隐蔽的关联性,对社会风险做到早监测、早发现、早研判、早解决。大数据发展到今天,其重要意已经不再仅仅局现于海量数据的存储,而是通过关联分析、云计算等前沿科技,在短时间内对海量、动态、分散、异质的数据碎片进行快速分析、处理,整合挖掘出具有更高价值的数据资源,实现数据信息的增值。大数据也强调信息资源的开放共享,互通有无。借力大数据发展的战略机遇建立破产原因识别机制,将企业的信用信息、工商税务、涉诉涉执、劳动社保、融资信贷、知识产权等各方面的信息进行集中整合,精准甄别企业经营信息,准确研判企业风险,同时强化信息共享和披露,为政府部门和市场主体采取积极措施提供有效的信息参考。

四、行政权参与是破产原因识别机制建构的主导力量

破产不仅是法律问题,同时也是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大力破除无效供给,司法权要有大作为,行政权也不能缺位。政府作为社会管理者和公共服务提供者,以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和整体利益为根本目标,掌控着社会经济发展大局,行政管理贯穿于经济社会全过程,在工商税务、金融信贷、劳动社保、产权登记等方面具有职能资源优势,收集信息的成本低。识别机制的建立必然涉及社会行业之间、政府部门之间的协调和资源共享,是一项复杂宏大的系统性工程,基于服务型政府和责任型政府的本质特征,由政府行政权主导构建破产原因识别机制具有法理上的正当性、实践中的可操作性和便捷性。目前我国在不动产登记、企业信用信息、个人征信等条线都建立了区域性或者全国性的信息查询和共享机制。但是由于各条线部门各自为战,在数据库建构中缺乏统一规划,导致信息资源难以在行业之间互动共享,形成了一个个“信息孤岛”。随着社会科技的不断发展,抓住大数据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主动行政、积极作为,推动大数据与经济的深度融合,整合全国各类数据资源,打破“信息孤岛”,实现对全国企业信息资源的海量存储、科学分类、多元检索、深入分析、社会共享,为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提供有效的信息资源支撑,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  民二庭法官助理  刘勇)

来源:巴南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