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理论研究
渝北法院反映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增长迅速存在三个特点并提出建议
作者:王京  发布时间:2019-01-02 10:37:30 打印 字号: | |
  近年来,随着“基本解决执行难”专项工作进入决胜攻坚阶段,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以及案外人提出执行异议之诉的案件呈明显上升趋势。2016年—2018年,渝北法院分别受理执行异议之诉案件16件、39件、89件,呈梯级增长态势,年均增幅高达135%。经该院分析认为,执行异议之诉存在以下特点。

  一是异议人身份关系复杂多样,案外人基于亲属关系、合同关系等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居多。根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执行异议之诉前置程序即原案件执行过程中案外人提出执行异议,由于该执行异议审查程序只做形式审查,而无法进行有效的实质审查,虽部分执行异议因不足以排除强制执行权利而被驳回,但对案外人而言,事关自身切身利益,必然穷及终局性程序来保护自身实体权利。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该院受理的相关案件中案外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占总数的77.08%,其中案外人与被执行人之间因亲属合伙经商、原夫妻共有财产分割、联建房屋共有物处置、股权转让等基于亲属关系、合同关系而提起诉讼约占83.29%。

  二是不动产的权利争议系异议主因,出现股权、农民工工资等新型异议标的。同一执行标的物上负载多项权利,应否执行标的物直接影响到申请执行人或案外人对标的物实体权利的实现。2016年以来,该院受理的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涉及执行不动产的案件为105件,占比72.92%。该院认为,不动产的权利争议成为异议主因,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受宏观经济影响个别房地产企业经营困难、无力偿还债务,导致登记在企业名下的预售商品房、车位被查封;二是部分案外人因欠缺法律知识未能及时办理产权过户登记;三是个别当事人企图通过房屋买卖合同时间倒签、以其他支付凭证冒充支付房屋价款凭证、签订虚假装饰装修合同等方式规避执行、拖延执行。此外,还出现了股权、农民工工资、建设工程款、保证金账户等新型异议标的,如该院受理了黄星越等12人诉重庆西南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等执行异议之诉系列案。

  三是执行异议之诉程序实体交织,案件审理面临多重阻碍。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具有两栖性,法律适用横跨实体法和程序法两大领域。在程序方面,除部分案件疑似有被执行人与案外人恶意串通,提起虚假诉讼以规避执行、拖延执行的情况外,被执行人因执行异议之诉判决后的执行标的不可能回转至其名下,故参与诉讼积极性不高,甚至有意躲避法院文书送达。2016年以来,该院判决驳回执行异议之诉案件87件,被迫公告送达案件52件,分别占60.42%、36.11%。在实体方面,法院在对申请执行人和案外人的民事权利冲突进行衡量时,因涉及的部门法领域广,需交叉适用多种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以及案件调解难度大,2016年以来,该院全部执行异议之诉案件无一件调解、撤诉18件,撤诉率为12.5%。

  为破解该类案件审理中的困难,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渝北法院建议:一是加强内部沟通,前置诉讼程序。在案外人执行异议阶段,了解被执行人状况,掌握其联系方式及住址,提高诉讼阶段传票等法律文书直接送达比例。二是统一裁判尺度,实现类案审理专业化。精准把握程序规范和实体审查标准,综合判断各方权利冲突时的实现顺序,妥善处理二者关系,实现类型化专业审理,做到同案同判。三是建立担保惩戒制度。要求提起异议之诉的案外人提供与其诉请标的相一致的担保,对经审理发现虚构事实、伪造证据等提起虚假诉讼的案外人,视情节和造成的损失予以罚款、拘留,并赔偿经济损失。
来源:渝北法院
责任编辑:宣传处